女子取走别人快递还狡辩:我没偷没抢只是捡个漏


另据一份新京报记者从凤阳县委宣传部获得的通报显示,死者身份已于25日确定,系凤阳县枣巷镇村民张某某(女,32岁)。此外,凤阳警方在杭州警方配合下,于当日在杭州一工地宿舍,将犯罪嫌疑人刘某某(男、52岁)抓获。

而酒店这种收取1万元押金的行为,更是赤裸裸的“霸王条款”。如今在疫情期间,该酒店承接了隔离入境人员的业务,相关部门就更应该监督酒店秉持诚信经营、公平交易原则。否则,酒店干着政府的生意,还做出违规的行为,其实也是让当地政府跟着酒店“背锅”。

无独有偶,在另外一则视频中,也有隔离在太原的留学生,曝光当地隔离酒店条件太差,例如酒店床单有破洞污渍、吃的馒头发霉等问题。

在这个时候,政府相关部门在先期征用隔离酒店时,也该将服务质量与价格合理性等因素考虑进去;后期也应成为“博弈者”,为被隔离人员争取一个优质的隔离环境和公道的价格,而不是任由酒店“狮子大开口”。只有这样,才能尽可能减轻民众的抵触和逃避情绪,保证隔离政策顺利进行。毕竟,动辄近万元的隔离花费,对很多家庭来说并非小数目。

27日上午,凤阳县公安局一下辖县派出所的民警透露,23日晚,接群众报警信息,“为了尽快找到尸源,还对外发布了寻尸协查通报。”

嫌疑人在杭州一地宿舍落网。 受访者供图

随后,新京报记者从凤阳县委宣传部进一步得知,此案已于25日侦破,凤阳警方抓获了一名52岁的犯罪嫌疑人,“案发今年2月”。

无论如何,曝光就是线索,涉及哪个城市、哪个部门都应该迅速行动,对涉事酒店的违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,保障集中隔离人员的合法权益。在当下的疫情防控形势下,“自费隔离政策”虽然无可厚非,但这并不意味着酒店就能任性定价。

在疫情期间,类似的“高昂隔离费”事件并不少见。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,但总体来看,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,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。

在相关视频报道中,当事人称,隔离酒店不仅收费高,而且饭菜量小吃不饱,点酒店外卖价格又很高。而被隔离的不仅是留学生,还有一些家长,经济并不宽裕。对此,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表示,目前正联合市监局出台酒店物价政策。